flower border

開拓手札

東西很雜請善用右側分類

【俠客】悔

Category【俠客風雲傳】
◎性質:BL
◎CP:谷荊(谷月軒×荊棘)
◎龍王(霸主)線劇情延伸短文






睜開雙眼什麼也無法瞧見,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壟罩,荊棘不清楚此刻身在何時何地。

起身毫無方向感環顧四周,僅記得自己與未明師弟、玄冥子回天龍教途中發生爭執要被殺人滅口,也在那刻醒悟"一旦背叛就會一再背叛",悔不當初帶未明師弟叛逃師門,僅能用贖罪方式替消遙谷清理門戶殺了眼前兩位叛徒,刀光劍影械鬥聲驚動其它天龍教成員,最後他被龍王一掌打下山崖。


從高聳山壁墜崖理應受重傷,可是身體卻感覺不到任何疼痛更無外傷。


「……」


「哈哈……哈哈哈!」


沉默半晌,荊棘不自覺仰頭大笑。


是啊……不必想也能猜到自己早是個死人吧?


死有餘辜。



慫恿未明師弟背叛師門害師兄喪命,間接氣死師父等大逆不道行為全因他一時鬼迷心竅做了錯誤選擇,不禁想著,假如時間重新來過,必定不會再輕易背叛師門傷透大家的心,可惜悔悟一切為時已晚。


帶著回憶漫無目的徘徊黑暗中,不知走了多久,感到疲憊想歇息之際,腳邊地板無端長出朵發著微光的粉色蓮花,黑暗中格外耀眼彷彿一盞明燈,荊棘覺得疑惑蹲下細看,蓮花花生花般逐漸繁殖蔓延,眼前瞬間開出一道蓮花道路,彷彿指引著他。


荊棘豪不猶豫踏步而行。


不短不長道路盡頭彷彿有座木色小橋,緩緩順著花香微光繼續走,發現小橋上似乎有個人影,下意識抽出隨身配戴的刀劍防衛,待花光蔓延照亮整座小橋照亮那人面容,倍感錯愕。

「!?」

手中刀劍"鏗鏘"一聲清脆脫落,橋頭邊上的人並非曾斬殺的刀下冤魂或仇敵,而是那再熟悉不過也最感到愧疚的人……

雙方相視而看,那人神情依舊如往常溫柔和善。


『阿棘。』


「……」喉嚨一陣乾燥緊縮,明明很多想說該說的話全堵在喉頭發不出叮點聲響,荊棘低下頭,停下腳步躊躇不前 。


即使眼角餘光見師兄已走到面前,就是不肯抬頭,握死緊似要掐出血的雙拳微微顫抖,他不知該用何種態度面對,性子並非一夕就能改變,要命的劣根性作祟使他又開始鬧起彆扭,即便自己知曉不該如此,哽在喉中那句抱歉遲遲沒有說出口。


谷月軒笑了,向前一步朝荊棘靠得更近些。


『一直在等,相信你會回來。』


任由寬大厚實雙臂擁入懷,荊棘後腦勺傳來師兄手掌輕撫的觸感,他幾乎要忘記這種感受。


小時候調皮惹事免不了挨師父責罵,師兄總會擋在身前打圓場護著他,以及拿荊棘最喜歡的紅豆餅安慰,蹲下身輕撫著腦袋說『沒事了阿棘,我會保護你的。』,當時師兄的微笑讓心頭是暖的,他不曾忘記。


而記憶,總隨著時間逐漸埋沒。


成長過程中,曾幾何時開始讓嫉妒佔據內心?


心裡總是嘮叨憤恨不平師父對師兄的厚愛與偏心,嘴裡老是嘮叨不滿江湖上人人口中流傳僅是"逍遙谷的谷月軒"事蹟,彷彿自己無論怎麼努力也超越不了擋在身前的師兄,只能任其埋沒鋒芒當個無名的師弟。


嫉妒讓他變得彆扭不合群,總回嘴出言不遜挨師父責罵,對師兄的關愛更充耳不聞充滿不諒解,憑什麼師兄能輕鬆獨佔眾人所有目光?甚至連他喜歡的女孩也對師兄有情意……


一切在跟隨玄冥子回去滅谷時候頓時有了答案,儘管有所不滿,他終究在乎著師父與師兄,太意氣用事看不透師父的苦心,看不透師兄的情,只是這情越深就讓他越喘不過氣,已經不是個孩子,不想受"太多關愛"的壓抑得過且過下去,儼然成了最後禍因。


『阿棘,怎麼了?』


永遠忘不掉師兄不願與他倆戰鬥的畫面,直至最後危及生命仍希望他們回心轉意,當時勸說的聲音仍會在耳邊響起,當未明師弟朝身受重傷的師兄揮刀瞬間,心彷彿被挖掉個大洞般痛徹心扉。


原來他對師兄與師父並沒有那麼深的恨意,魯莽暴躁的自己從未靜下心來發覺而已。

回憶至此,湧上心頭情緒讓荊棘無意識淚水潰堤。


「對、對不起……我……」


除了道歉又能如何?
即使明知道歉於事無補,他無法控制情緒。


「師父……師兄……對不……」


『……不怪你。』


谷月軒在額前輕輕烙下一吻,是原諒是接納更是滿滿寵溺。


『知錯就好,回到我們身邊已足夠……』


荊棘像無尾熊那般纏住,不肯讓師兄瞧見他現在哭得唏哩嘩啦的表情,左肩衣物被淚水沾濕,谷月軒不生氣,因為他知道荊棘回來了,以前那個調皮但單純的他回來了,耐心擁抱靜靜等待懷裡人兒停止哭泣,谷月軒嘴角微笑弧度有多麼的開心。


縱使發生許多遺憾,終究盼到遲來的團圓,已足矣。



END


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
後記:

被龍王線虐慘,主角未明也太黑了吧!
不愧又稱為畜生線(?)

不過看劇情,逍遙谷一家除了他以外都死了,真的超哀傷。
而且阿棘有後悔,才想說這樣就寫篇文讓他們在死後世界來解開心結吧。
覺得只要阿棘肯認錯,大師兄真的不會去計較什麼。
畢竟阿棘是他小時候撿回來的寶貝嘛

話說好想寫谷棘H文,可是劇情還沒在腦內成型好痛苦哭2











0 Comments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