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lower border

開拓手札

東西很雜請善用右側分類

【俠客】意

Category【俠客風雲傳】
◎性質:BL
◎CP:谷荊(谷月軒×荊棘)
◎應劇情需要有出現明荊H橋段,雷者慎入





這日下午,谷月軒提早結束師父託付的掃蕩賊人任務,做完正義之事心情愉悅,踩著輕快腳步回到消遙谷,原本僅想關心同時出門的荊棘師弟回谷沒,卻在推開房門霎那,受到前所未有衝擊。


荊棘散著絮亂髮絲呼吸急促,平躺床上敞開衣襟的胸膛沾染薄汗與幾抹紅暈,下身赤裸無遮蔽大開雙腿,壓在他身上的東方未明下腹與之股間緊貼,雙手按抓著荊棘腰部當著力點,好讓自己腰盤能好好使力往他股裡頂撞推送。


二十來歲的谷月軒雖無女性經驗,卻也不那麼懵懂無知,面對兩位師弟翻雲覆雨行為,除了震驚仍是震驚。


「咦!?」餘光察覺人影,東方未明抬頭這才注意到大師兄進房,嚇到傻愣,僵著停止動作不繼續,有些尷尬的直盯著人傻笑。


荊棘躺的方向背對房門,壓根沒發現大師兄入屋,對於東方未明停下動作,皺眉顯得不悅。


「唔,發什麼愣啊!」曲起右膝撞擊腰間示意,見未明師弟嘴裡緩緩吐出幾個字。


「大……大師兄。」


意會過來當下,荊棘有如五雷轟頂。









「滾!都給我滾!」惱羞成怒踹開人,連同身旁帶來的小黃書一併扔丟,不偏不倚擊中東方未明胸膛,讓他發疼的乾咳了幾聲。


知道二師兄一旦生氣就難收拾結果,最好方法就是順著他意,東方未明趕緊起身下床迅速穿好衣褲,不忘帶著他的小黃書快步離去。


「抱歉,大師兄,晚點再跟你解釋……」


擦身而過,谷月軒聽了卻沒聽進腦袋裡去,視線直直停在荊棘至始不肯回頭的背膀上邊,房內時間像近乎停止流逝般近趨緩慢,兩人皆未開口,靜靜地彷彿沉澱著彼此情緒。


半晌,性急的荊棘率先按耐不住,開口打破沉默。


「……你還待著幹嘛?看我笑話?」握抓著方才隨意拉來遮掩下身的棉被,力道大得像會扯出內餡棉花,不明白大師兄對這一切做何感想,令荊棘煩躁不安,事情說來話長他也懶得解釋。


『不,縱使超出我認知範圍,但沒有想取笑的意思。』


「喔,所以?」

像極了大師兄一貫回答模式,充滿包容並保護著他,八成這事也不會跟師父提起,沒啥好擔憂,可荊棘就是有股說不出的鬱悶堵著心口悶的難受。


『阿棘你……喜歡未明師弟?』谷月軒朝床緣走近了些。。


「有啥好不喜歡?他又沒做讓人討厭的事。」側臉撇眼,眼神充滿不解。


『我問的並非那意思。』


「蛤?不然啥意思?」


荊棘仍沒搞懂大師兄所謂的"喜歡"涵義,一心只想趕人走而脾氣越來越暴躁。


「別囉嗦,我不想繼續陪你悠哉聊天。」


『阿棘……』


「師兄,您請回吧。」故意說敬語逼退大師兄,他不可能不明白如此明顯暗示。


『最後一個問題,問完便走。』


「呿,快問。」


『既然你喜歡未明師弟,那……也喜歡我嗎?』


「蛤?」


瞪大雙眼懷疑是否聽錯,可眼前谷月軒認真表情強烈地證明真實。


『阿棘……』


眼神透出渴望答案的情感,視線讓荊棘不自在,明知可以同前個問題般依樣畫葫蘆回答,荊棘卻像想到什麼般,話語應聲卡在喉嚨吞回肚裡去,神情有些慌亂。


「夠了,出去!拜託你出去!」


起身將谷月軒推出房門,用力將門關上並用木栓鎖上隔絕兩人,氣氛裡他無法忍受與師兄待在同個空間,說不上來的怪異讓荊棘選擇逃避。


「等等,阿棘!」


盯著再也無人應聲的門板,谷月軒嘆口氣,神情略顯失落離去。
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
「臭小子!都你惹的麻煩!」


飯桌前,荊棘講沒幾句便伸手往東方未明後腦勺揮拳,他果然很在意幾日前被大師兄撞見一事,並把氣出在師弟身上。


「唉唷,疼啊!疼!二師兄別再打了,先聽我說完啊!」雙手護住後腦勺,前額沒防備的又被巴了一掌,看似有些氣消的荊棘才肯靜下心聽聽東方未明究竟要說啥。


「我當天稍晚已向大師兄解釋來龍去脈,他沒特別怪罪我們,二師兄不用擔心啦。」揉著前額覺得風波已停歇,要二師兄行行好別再暴力動手動腳。


細說起當日事情始末,兩人會發展成滾床都要怪東方未明,他拿了外在遊歷撿到的小黃書去鬧荊棘,並說來比誰技術好,荊棘被這麼一激當然二話不說答應比試,結果雙方年輕氣盛加上氣氛驅使,不慎鬧出慾火,莫名其妙就滾了床,且荊棘還被壓在下面讓師弟牽著鼻子走,每當他想起這事,便格外惱火。


「你解釋過,那為啥師兄態度仍很奇怪?」


「哪裡奇怪?」東方未明不解,顯然未發現任何異樣。


「就是怪,你問那麼多幹嘛!」


荊棘依稀覺得師兄有意無意躲他,不確定也不便說分明。


「拜托,你不說,我哪知怎個怪法啊……」


「臭小子,少頂嘴!」舉起拳頭作勢揮舞。


「等等!沒有啊,別再打了!」


兩人打啞謎般說不出個所以然,荊棘放棄從他身上尋求解答,想來想去乾脆直接去找谷月軒,免得自己憋的難受。


迅速行動來到師兄門前,荊棘舉起要敲門的手才開始萌生猶豫,房門就這麼正巧打開,谷月軒走了出來,神情看去似乎也頗驚訝。


『阿棘?』


「呃……」


見到當事人反而語塞,但不影響想知道答案的慾望。


「未明那小子當晚就向你解釋了吧,為何你態度還這麼怪?」


『……』


「問你話呢,快說點什麼啊!」


『阿棘……』


「啊——夠了,我就直說!你為何刻意閃躲著我?」


谷月軒從那日起的行為顯得低調過頭,彼此見面也少了那聲熟悉的"阿棘",每當彼此眼神交會當下總刻意閃身離去,日常中少了師兄的過度關心叮嚀東叮嚀西,荊棘起初樂得很,但逐漸總有說不出的不適應。


師兄如此反常,自己看了整個人也都跟著不好了。


『那日你沒有回答我"喜歡"的問題,回房後我想了很多……』谷月軒開口娓娓道出。


原本荊棘遺忘的畫面又被提起,像捲軸般攤開放映於腦海打轉,那日他不曉得如何回答問題,就算今日師兄再提問,他依舊沒有答案。對於師兄不是單純"喜歡"或"不喜歡"能表達,牽扯諸多複雜情緒,荊棘不想深入去思考探究,感覺一旦深入,會有深陷其中的恐懼。


見荊棘沒答腔,谷月軒逕自講述下去。


『你之前曾說過,我總是輕易得到想要的一切。』


「哼,難道有說錯嗎?」明明不是該插嘴的時候,但荊棘忍不住。


『起初想都想不明白,直到今日……我才終於了解話中涵義。』


「沒想到師兄你也挺笨的嘛。」


找到機會能數落凡事完美的師兄,荊棘依舊心直口快。原來師兄真有思考他說過的抱怨,但目前仍無法將兩件事聯想在一起,腦袋想的快打結。


「你到底想說什麼,這跟躲我原因何干?」


『並非能輕易得到想要的一切啊……江湖上名聲、地位我不那麼在乎。』


「還真清心寡慾,不然你在乎啥?」


露出強打精神的苦笑,那是荊棘從未見過的表情。


『我在乎的……只有你,阿棘。』


「咦?」


『但卻被你討厭了,我想以後還是減少彼此接觸……』


「喂喂,啥被我討厭?沒頭沒腦的說啥?」伸手握抓住谷月軒手臂打斷話語,語氣充滿不解。


對於思考一直線的荊棘來說,這一連串話語的確是有點繞遠路了,既然如此,只能用最直白的方式。谷月軒將手伸起反握荊棘碰觸他手臂那腕,決定直接讓他將兩件事得以串連。


『阿棘,你喜歡我嗎?』


「!?」


荊棘不笨,這麼一問他懂了,懂了師兄的誤會。


也懂了師兄所言何意,只是……


他所追尋"喜歡之意"究竟有多深?


親情?


友情?


又或者是……












「不,怎麼可能……」


低頭望著腳邊木地板,荊棘覺得自己推測過於誇張,說也奇怪,心跳突然緊揪麻亂。


『什麼不可能?』


瞧荊棘眼神閃爍神色慌亂,跟那日反應極其相似,怕人又推開他離去,谷月軒握緊手腕力道不自覺加重些,等荊棘意識到試圖甩手掙脫,可惜未果,不愧是練拳掌功夫起家的師兄,手掌力道不容小覷。


「唔……好啦,也喜歡你,可以了吧?快點放手!」胡亂答覆開始大聲嚷嚷,想用生氣覆蓋掉心中萌芽的微妙情緒。


『與未明師弟的"喜歡"一樣?』


「哼!喜歡就喜歡,還分什麼一不一樣!?」


對於一心想結束話題開始掙扎的荊棘,谷月軒拿他沒辦法,怕不慎弄傷而選擇鬆手,改用其它種方式。


身體往前並將右手搭上荊棘左肩,將人往自己方向推進,左手摟上腰際著實將人固定在懷中一般,荊棘疑惑地略抬頭,與谷月軒臉龐近乎咫尺距離,感受彼此呼吸的鼻息熱氣,發現師兄的臉越來越靠近……


荊棘僵著身體一愣,握緊拳頭並沒朝人揮去,而是雙眼閉緊。「……」雖對舉動充滿疑惑,可他直覺就是不能推開師兄。


下秒荊棘充分感受溫熱唇瓣溫柔地貼上額際,熱的他都要出汗了,為何沒有一拳揍開谷月軒?他自個兒也不明白,無從思考也無暇思考。


谷月軒親完沒將唇移開,開始蜻蜓點水般從額前緩緩往下滑,輕啄眉間、眼瞼、鼻梁,細瑣舉動讓荊棘發癢,緩緩睜眼依舊沒有反抗,兩人視線直直地相視對上……

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
「大師兄~二師兄~~」東方未明拉開嗓音邊叫喚邊奔跑來,瞧見兩位師兄站在房門前,二師兄雙手交叉環胸背對著大師兄,皺眉表情很微妙。


「沒事吧?方才聽見二師兄大聲嚷嚷,擔心你們起衝突便來看看。」


嗯,二師兄臉紅成那樣肯定是動怒了,還好有趕過來關心狀況,東方未明覺得自己實在太機智了。


「臭小子,我們衝突打架又干你屁事!?那麼愛管?活得不耐煩了?」


差一點被撞見親密舉動,尷尬情緒瞬間轉換成怒氣,荊棘將它全部發洩在東方未明這個倒楣鬼身上。


『未明師弟,我們沒有衝突,儘管放心。』


「那就好,咦!二師兄你幹嘛!?別、別動手啊———」


見荊棘拔出腰間刀刃就朝東方未明奔去,他像逃命般被追出了庭院,兩人就像平時打鬧般的氣氛讓谷月軒忍不住笑了,笑容裡藏著更令他欣喜原因是荊棘。


荊棘對他"喜歡"的"意"。



END




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



【後記】

會寫這篇是因為看了官方繪師HHsuan的明荊肉圖,雖然明荊我也可吃,但當下仍不免想到最愛的谷荊。就開始腦補大師兄俗果看到明荊H那幕會有何反應,莫名覺得有點虐耶(?) 腦中靈感源源不絕的寫下這篇,雖然人物個性上或許掌握不夠純熟,但他們在我心目中大概就是這種個性形象。

期許自己下篇能寫出谷荊H (○´・Д・`)ノ
讓大師兄好好疼阿棘啊啊啊~~~
















0 Comments

Post a comment